中國新聞社
首頁 新聞大觀 中新財經 中新體育 中新影視 中新圖片 台灣頻道 華人世界 中新專稿 圖文專稿 中新出版 中新專著 供稿服務



首頁>>新聞大觀>>國內新聞>>新聞報道

證監會提醒投資者要依法開立賬戶


2019-09-15 02:40:10

武胜办不动产权证【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日本“第一可愛女高中生”遭吐槽:標准好低(圖),虧了!上港FIFA比賽日連折兩大將 國足兩人傷退

590家公司獲政府補貼232億元 中國鋁業4年輸血42億元,孩子學習成績總是不理想,根源是學習方法?再不看就晚了!

原標題:哪些人被中紀委點名“一人當官、全家腐敗”?

昨日,中紀委網站“忏悔與剖析”欄目以《一損俱損的“家庭式腐敗”》爲題,揭露了重慶市城口縣人大原黨組書記、主任于少東受賄案。文章指出,他導演了“一人當官、全家腐敗”的悲劇,將自己連同妻子一起送進牢門。

被中紀委點名“全家腐”的落馬官員並不鮮見。高官丈夫前台扮紅臉,妻子兒女幕後唱白臉收黑錢,這樣既利于維護自己的“官威”,又沒有“斷絕”自己的“謀財之道”,可是一旦被查,往往全家人的前程都被“斷送”了。

觀海解局(ID:guanhaijiejv)梳理發現,甚至有貪官在“忏悔錄”中,將自己的家比作“權錢交易所”,自己是“所長”,妻子是“收銀員”。這樣的分工手法,使得家族成爲一個以親情爲基礎的利益共同體,相互包庇,相互維護,隱匿證據,掩蓋腐敗,偵查取證非常困難。

從2015年2月13日至12月31日,中紀委網站共發布34份省部級及以上領導幹部紀律處分通報,其中21人違紀涉及親屬、家屬,比例高達62%。一半以上屬于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利益。

正如有貪官稱“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

于少東:妻子飛揚跋扈抽喝賭

兒子辦婚宴收200萬禮金

2013年12月,經重慶市紀委常委會討論並報市委常委會議批准,決定給予于少東開除黨籍處分;2014年3月,城口縣人大常委會給予于少東開除公職處分;2014年5月,于少東以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于少東導演了一場“一人當官、全家腐敗”的悲劇,將自己連同妻子一起送進牢門。

中紀委介紹,在城口縣,于少東的妻子李某是響當當的“大姐大”。她不僅抽煙、喝酒、打牌樣樣在行,而且脾氣暴躁,敢說敢做。在一次機關幹部運動會上,因爲對裁判的判罰不滿,她就“身先士卒”率領本單位職工與對方發生激烈沖突,影響惡劣。

李某不僅自己“擅長”權錢交易,還不忘做好于少東的“賢內助”。一位錳礦老板爲表示感謝,有意送給于少東一套重慶主城的房子。李某得知後,全程一同看房、選房並完成辦理購房手續。之後,她又“親自”收取對方12萬元的房屋裝修費,加上購房費用總計68萬余元。

于少東落馬前,曾給兒子辦的一場“高大上”的婚宴更在當地引發爭議。

“數十輛豪車組成的迎親隊伍,五星級酒店的100多桌盛宴,華麗夢幻的婚禮現場,動用大型搖臂設備和數台攝像機多角度實時拍攝,高達40萬元的婚禮花費……”

連見過不少世面的酒店服務生都爲之驚歎:好大的排場!

大排場的背後,是大肆收受禮金:在婚禮現場的簽到台,主辦方准備了空紅包,送禮者領取空紅包裝入禮金,在紅包上寫上名字,交給接待人員。這場多達千人參加的婚禮,于少東收受禮金200多萬元,其中,收受黨政機關人員和企業老板禮金共計58萬余元。

于少東很清楚大操大辦婚喪喜慶事宜、借機斂財是違紀行爲。起初,他不主張兒子操辦婚禮,想讓兩個年輕人旅行結婚。這樣的提議,說明于少東的頭腦中並非完全沒有紀律這根弦。

遺憾的是,于少東沒能堅守住自己的想法。他的兒子曾在多個場合向他施壓:“老爸,如果不辦一場像樣的婚禮,我會後悔一輩子的……我只是不想留下遺憾!”再加上妻子、親家母和其他親友在一旁慫恿:“年輕人一輩子就這一次,也該好好風光一下。”扛不住家人的反對以及周圍親朋的勸說,帶著“一些人辦了不也沒事”的僥幸心理,于少東本就不堅定的態度隨之發生了轉變,在召集親朋好友精心籌劃一番後,一場奢華的婚禮就這樣徐徐拉開帷幕。

張全:妻子受賄後又向行賄者“借錢”

兒子收100萬後父親說“先放你那吧”

2014年1月3日,中紀委網站刊出“河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張全案件剖析”,揭露了一起2004年有“舊案”。張全2005年2月18日被依法逮捕。

觀海解局(ID:guanhaijiejv)分析,中紀委之所以“剖析”一樁舊案,就因爲這起案件在今天仍有一定的代表性,有一定的教育意義和警示作用。

1998年,時年50歲的他升任省交通廳副廳長,主管全省高速公路建設。

中紀委文章指出,2002年上半年,河北省交通廳准備投資8700萬元進行高速公路信息管理中心和聯網收費項目建設。北京亞邦偉業技術有限公司和北京海擎天力技術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黨某和秦某決定聯手運作投標事宜。

因爲他們和這個項目的直接主管領導、省交通廳副廳長兼機電收費聯網工程領導小組組長張全的兒子張某某是“朋友”。通過這層特殊關系,他們有把握順利拿下這個項目。

得知黨某和秦某在承攬機電收費聯網工程上有求于自己,張某某認爲有暴利可圖,便一拍即合,當即商議全力以赴促成此事。

事後,黨某和秦某很快將100萬元好處費分兩次送給了張某某,並特意囑咐要將其中的20萬元給他父親。

不久張全到北京開會,兒子將收錢的事向父親做了彙報,張全聽後只淡淡地說了一句:“給我的20萬元先放你那吧。”

不久,黨某他們再次找到張某某,提出要將合同上原定的使用美國“思科”産品更換成黨某代理的“華爲”産品,以獲取更大的利潤。事後,黨某又通過張某某送給張全50萬元。

張全原本在外人看來有一個溫暖的家,妻子是一個頗爲能幹的女性,案發前任河北省交通勘察設計研究院院長助理、高級工程師,在單位也是一個口碑不錯、勤奮敬業、樸實能幹的女性領導幹部。

1996年,原國家冶金工業部勘查研究總院工程地質大隊隊長李某爲了承攬京張、309等高速公路部分勘察工程,通過時任設計院辦公室副主任的張妻,順利承攬了相關勘察工程,李某送給張妻3萬元,張妻心安理得收下。此後,張妻幫助鐵道部第三勘察設計院石家莊辦事處主任陳某所在單位先後承攬了石港、宣大等高速公路部分勘察工程。陳某送給張妻人民幣15萬元,張妻欣然笑納。

1999年,京秦高速公路廊坊段香河站准備上馬裝修項目工程和石黃高速公路輔助工程。和張妻同住一個樓的鄰居張某某的哥哥張某想做這兩個工程,他們找到張某某幫忙。事後,張某先後分兩次送給張妻7萬元人民幣。

張妻並不滿足這7萬元,後又唆使兒子向張某“借”美元1萬元,才算罷手。2001年,張妻升任河北省交通勘察設計院院長助理。她利用院領導的特殊地位和身份,赤裸裸地向其下屬岩土處負責人孟某、于某索賄賂80萬元。

當她因受賄而被檢察機關逮捕的消息傳出後,很多人都不相信這是真的。

周本順:妻子書法一般但標價百萬

兒子豪言說沒有辦不了的事

“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企業經營等方面爲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收受禮金、禮品,爲其子經營活動謀取利益,家風敗壞、對配偶子女放任縱容。”

這是中紀委對河北省委原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周本順案件通報中的一段話。

觀海解局(ID:guanhaijiejv)注意到,這是中紀委首次使用了“家風敗壞”一詞語。

2015年7月24日,正在開會的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被查,同一時間被帶走的還有周本順之子周靖、妻子段雁秋、秘書劉小軍。同時,周本順妻弟劉延濤、侄女婿即溆浦縣水利局局長宋達勇,也被帶走調查。

據多家媒體公開報道,周本順之子周靖在湖南商界縱橫,一手締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産、汽車銷售、金融投資的商業巨艦,成爲與湖南省政協前主要領導胡某之子胡某某平起平坐的“周哥”。

自1997年開始,周靖、胡雄傑二人聯手,暗中借力于父輩,至少拿下長沙市一項政府工程、一處舊房改造項目。

周靖、胡雄傑在長沙地産界頻頻“虎口奪食”,搶得有主地塊的使用權後,再轉手倒賣給第三方。

2003年,周靖、胡雄傑幫一家房企在寸土寸金的湘江邊拿下一塊商住兩用地。在慶功酒會上,意氣風發的胡雄傑和周靖放言,在長沙,沒有他倆辦不成的事。

2015年,身爲河北省委書記的周本順在任上落馬,父子聯手建立的商業帝國“轟然崩坍”。

其妻段雁秋在書畫界擁有最多頭銜,據稱“曾多次參加全國和省市的書法展並多次獲獎。”不過,湖南書畫界不少人表示沒聽說過她的專業聲譽。在一家拍賣網站上,段雁秋有兩幅書法作品在線,分別標價10萬元和100萬元。

王敏:妻子被地産商請去澳門豪賭

女兒也在地産公司“吃空饷”

去年2月17日,中央紀委發布通報,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今年3月30日,王敏在浙江省甯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除涉嫌受賄外,王敏案的一大特點是:放縱妻子、女兒、女婿,整個家庭形成了以王敏爲核心,夫妻聯手、全家上陣、共同斂財的鏈條,陷入了“物質生活享樂化、精神生活頹廢化、家庭生活逐利化”的泥沼。

檢方指控,王敏利用職務之便,爲多家單位和個人在房地産開發、職級晉升、工作安排等事項提供幫助,本人直接或通過其妻王麗英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805萬余元。

面對記者,王敏述說了自己貪腐墮落的心路曆程,“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說一套,做一套;人前是人,人後是鬼……”

王敏不僅自己在生活上追求奢靡,還帶領家人“有福同享”,步入了“購不厭累”、“住不厭精”、“賭不厭多”的腐敗三部曲。

他在《忏悔書》中說:“夜夜難以入睡,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上班時怕回不了家;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也怕是借題下菜。”

王敏之所以如此,是因爲當地一家與其關系密切的房地産開發商趙某被抓,他害怕自己被牽出。

早在2005年,王敏將妻子介紹給趙某認識,並對趙某說:“你這個阿姨人很好,和她處不好的人肯定有問題。”

心領神會的趙某對王敏妻子百般討好,主動帶其到北京、香港、澳門旅遊、購物,從名牌衣服到名牌手提包,哪個好、哪個貴就買哪個。

2008年,在王敏默許下,趙某爲其女兒購買住房。趙某還多次帶王敏妻子去澳門賭博,王敏妻子不用出賭資還能得到“分紅”。

王敏還縱容女兒在趙某的公司長年“吃空饷”,並多次打招呼、拉關系、鋪路子,幫助女婿承攬工程牟利。

東窗事發之後,王敏掩面痛哭,“是我把他們引向了錯誤的道路,這不是愛而是害……我作爲家庭主心骨,這個上梁沒有擺正”。

蘇榮:妻子成“權錢交易所收款員”

兒子前台收錢老子後台辦事

去年2月16日,中央紀委發布消息,蘇榮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通報指出其“自身嚴重腐敗,並支持、縱容親屬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權幹政,謀取巨額非法利益,嚴重破壞了黨內政治生活,損害了當地政治生態,性質極其嚴重,影響十分惡劣”。

蘇榮是十八大以來第一位落馬的“副國級”高官,是“一人當官,全家發財”的家族腐敗典型案例,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也曾表示,“家裏面從老到小、從男到女都有參與”。

蘇榮落馬後在忏悔錄中寫道:“正常的同志關系,完全變成了商品交換關系。我家成了‘權錢交易所’,我就是‘所長’,老婆是‘收款員’。”

在蘇榮擔任江西省委書記期間,其妻于麗芳頻繁插手土地出讓、工程建設、招標投標,索取收受巨額財物。其子多次插手土地、工程項目,大肆收取好處費。經查,蘇榮共有十余名家庭成員涉案,可謂夫妻聯手、父子上陣、兄弟串通、七大姑八大姨共同斂財。

法制網《4000萬行賄款成中央巡視組掌握蘇榮問題重要線索》的報道提到了蘇榮之子蘇鐵志和號稱“蘇榮外甥”的曹正光被調查。

蘇榮之子蘇鐵志通過“代言人”前台收錢,再讓老子後台辦事,進而完成賣官鬻爵、權錢交易事項。多次插手江西幹部任免,多次插手土地、工程項目,大肆收取好處費。

有分析指出,這種“全家腐”發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不容忽視——家風敗壞。

中紀委爲何屢提“家風”“家規”?

觀海解局(ID:guanhaijiejv)梳理發現,近年來,中央紀委特別重視“家風”方面的宣傳教育。更值的一提的是,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紀委全會上提出“家風建設”引起各方熱議。

不過,早在2015年5月22日起,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客戶端圍繞“中國傳統中的家規”相繼刊發了《鄭義門:孝義傳家九百年》等二十多個專題,弘揚傳統家規文化。今年元旦,“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微信公衆號正式上線。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齊家”是外出謀事做官前的“必修課”。

中紀委公衆號相繼推介了中國曆史上有名的兩本家訓《孔氏祖訓箴規》和《顔氏家訓》。《孔氏祖訓箴規》告誡子孫出來做官的要真正感知百姓疾苦,做到克己奉公:“務從理斷而哀矜勿喜,庶不愧爲良吏。”《顔氏家訓》要求後人重視早教、正途取仕,斥責通過歪門邪道求取官職的行爲。

剛剛已故的作家陳忠實曾表示,“家風正,影響給孩子心靈和骨子裏的正氣和正義是必然的,這樣的孩子進入社會,釋放出來的自然是正氣;面對歪風邪氣乃至破壞黨風政紀的貪腐投機行爲,當有一種本能的拒斥的自覺。”



相關報道:央行:農村土地經營權、住房財産權可抵押貸款
相關報道:張皓宸奪冠90作家榜 將亮相《天天向上》
相關報道:超前規劃強化管理 打造宜居宜業新城
相關報道:晋中办不动产权证

新聞大觀>>國內新聞>新聞報道


新聞大觀| 中新財經| 中新體育 中新影視| 中新圖片| 台灣頻道| 華人世界| 中新專稿| 圖文專稿| 中新出版| 中新專著| 供稿服務| 聯系我們

分類新聞查詢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