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維碼

廣東省人民政府首頁  >  要聞動態  >  廣東要聞

  • 國家優秀中醫臨床人才陳其華教授談:上火怎麽辦?
  • 來源: 南方日報網絡版     時間: 2019-09-15 03:34:59
    【字體:大 中 小】

    遂平办户口本【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處分決定

    原標題:湖南雁北監獄兩監區被曝囚犯聚衆賭博,多名監區責任人被處理

    2016年5月18日,已經刑滿出獄三個多月的鄒保生致電湖南省衡陽市雁北監獄紀委副書記陳某,詢問監獄何時能把他輸掉的9萬多元“退還”給他。陳某在電話中對鄒保生說,以爲監獄已經協調退還了一部分錢給鄒,他會再行了解。

    鄒保生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提供了上述通話錄音。其稱,自己在雁北監獄服刑期間,賭博輸掉9萬多元,發現紙牌有“問題”後,怒而揭發監獄賭博一事。

    與此同時,仍在雁北監獄服刑、曾參與賭博的黃雄毛,亦通過相關渠道向澎湃新聞遞交書面舉報材料。黃雄毛在舉報材料中說,他實名舉報走漏風聲後,再次被監區相關負責人喊去談話,要求其不要繼續舉報。

    澎湃新聞獲取的兩份雁北監獄內部處理通報顯示,2015年9月14日,監獄分別對兩個出現囚犯聚衆賭博的監區相關負責人、獄警進行了不同程度的處理。

    5月20日,雁北監獄紀委副書記陳某向澎湃新聞表示,目前無證據證明牌和錢是獄警帶進去的,也無證據證明獄警參與放高利貸。陳某亦承認5月18日鄒保生曾與其通話,提及監獄賭博輸錢一事。

    “牌和錢只有獄警才能帶進監獄”

    湖南省衡陽市雁北監獄。紅網圖

    鄒保生說,2014年5月他到雁北監獄服刑,模糊記得是從2014年10月開始,二監區集中出現賭博現場。

    “晚7點到9點半之間,二監區寢室的兩層樓獄友,會自發的來到一個獄室內,蹲在一起,發三張紙牌比大小。”鄒保生說,賭得比較大,押100元起步,上不封頂,經常近20人圍在一起玩,一個晚上有幾萬元的輸贏,“有時候獄警放假,也會偶爾白天賭。”

    “牌和錢都是獄警弄進來的。”鄒保生稱,在監獄囚犯不能持有現金,錢都在生活卡上,賭博的牌和現金都依賴關系較好的獄警帶進來。其稱,在監獄參賭後,他先後三次讓家人打錢到王姓、楊姓、李姓三名獄警的銀行卡,讓他們取錢帶進監獄,每1萬元需要500元好處費。

    在鄒保生看來,二監區的服刑犯嚴某群比獄警還要“黑”,賭博興起後,嚴某群開始招攬兩名“馬仔”在二監區的賭徒中放“高利貸”——每借1萬元,都只給9000元,抽走1000元作爲回報。鄒稱,因此他甯願找獄警說好話幫忙帶錢進來,也很少去找嚴某群拿錢。

    鄒說,2015年3月,他一直輸錢,以爲賭運不佳,有細心的獄友提醒他玩的牌有問題,戴隱形眼鏡可以透視紙牌;經過當日牌場上的驗證,鄒保生和黃雄毛都發現了這個秘密。鄒回憶,當時,自己臨近刑滿釋放,考慮再三,決定向監區領導揭發。

    2015年4月初,鄒保生直接向監區領導揭發此事,並表示監區若不處理,出獄後將到長沙舉報。黃雄毛說,他也開始在監區揚言要向湖南省監獄管理局揭發“獄警帶魔術牌給囚犯賭博”一事。

    “減不了刑,又輸在假撲克牌上,當時我很氣”

    二監區聚衆賭博一事被鄒保生揭發後,很快六監區賭博的事也被牽扯了出來。

    鄒保生稱二監區賭博的事揭發後,獄警科馬上對此事進行立案,並對二、六監區部分參賭人員關了禁閉,對主要的幾個參賭人員進行了扣分。黃雄毛也稱,監區曾就賭博一事對囚犯進行了通報。

    鄒說,揭發後,他被調到第三監區;黃雄毛被扣除5分的減刑積分,調到第六監區。

    鄒指控說,獄警科相關負責人和監獄紀委相關負責人找他談話時問對此事的處理有何要求,他表示,別人用“魔術撲克”贏錢,希望能退他輸掉的9萬多元賭資,監獄相關負責人當即表示,會協調爭取把錢退還。

    鄒的該說法,未獲得監獄方回應。

    對監獄更爲不滿的是黃雄毛,他在給澎湃新聞實名舉報信中提到,“當時因爲我馬上可以減刑回家,所以就沒有認參與賭博。由于指證我輸了9萬元以上的人太多,所以我被監獄扣了5分減刑分。”

    按照正常刑期,黃雄毛2017年上半年可以刑滿釋放,失去這次減刑機會的黃表示憤怒,“扣5分是相當于半年不准減刑,減不了刑,又輸在假撲克牌上,當時我很氣。”

    監獄曾內部通報賭博案

    澎湃新聞通過相關渠道獲取的兩份雁北監獄內部處理通報文件,證實監獄內聚衆賭博事件屬實。

    名爲《關于二監區罪犯賭博處理通報》的文件顯示,春節期間二監區馮昌根、鍾景華、鄒保生等罪犯,利用放假時間在監內賭博。經獄紀委、獄政科聯合調查,現已查清。根據《省直監獄系統領導幹部問責暫行辦法》、《湖南省雁北監獄警務考核辦法》及《雁北監獄進一步加強民警工作紀律作風的有關規定》,經監獄研究,決定對相關同志處理如下:

    1.二監區改造副監區長陳俊恒對罪犯賭博防範、查處不力,負主要責任。對陳俊恒同志予以誡勉談話,扣10分,挂紅牌,通報批評處理。

    2.二監區監區長王立、教導員劉啓華對罪犯賭博負有領導責任。對王立、劉啓華同志予以誡勉談話、通報批評,扣5分,挂黃牌處理。

    另一份名爲《關于六監區罪犯賭博處理通報》的文件顯示,2015年2月28日、3月7日六監區屈華北、劉蘇陽、李冬生等20名罪犯,采取以撲克牌開對子比大小、打字牌等形式,先後在六監區606、501、506號監舍賭博,涉賭金額7500余元,香煙數二十余條(精白沙、軟白沙、紅雙喜)。罪犯賭博發生後監獄主要領導高度重視,責令獄政科、六監區嚴肅查處,然相關業務科室、六監區處理滯後,查處不嚴,造成不良影響。經局紀委、獄紀委聯合調查,現已查清。根據《省直監獄系統領導幹部問責暫行辦法》、《湖南省雁北監獄警務考核辦法》及《雁北監獄進一步加強民警工作紀律作風的有關規定》,經監獄研究,決定對相關同志處理如下:

    1.六監區改造副監區長謝向榮對罪犯賭博防範、查處不力,負主要責任。對謝向榮同志予以誡勉談話,調整工作崗位,扣10分,挂紅牌,通報批評處理。

    2.六監區監區長何志恒、指導員馬雲中對罪犯賭博負有領導責任。對何志恒、馬雲中同志予以誡勉談話、通報批評,扣5分,挂黃牌處理。

    3.六監區當班民警廖科雖在值班中發現罪犯賭博,但處理沒到位,且在事後調查中不細致,對廖科同志予以誡勉談話、通報批評,扣5分,挂黃牌處理。

    4.獄政科科長鄧湘生對六監區罪犯賭博查處不力,對鄧湘生同志予以通報批評,扣2分處理。

    5.六監區501監舍責任民警柏運生和606監舍責任民警石愛新對責任監舍罪犯賭博情況防控不到位,負有管理責任。對柏運生、石愛新同志通報批評,扣2分處理。

    上述兩份處理通報時間均爲2015年9月14日。

    監獄:無證據證明錢和牌系獄警帶入

    5月20日,雁北監獄紀委陳姓副書記就監獄賭博一事回應澎湃新聞記者。

    陳姓副書記介紹,雁北監獄屬于湖南省監獄管理局直管,建于1995年,系湖南省第一批建立的四所監獄之一。目前,監獄主要關押重刑犯,分爲7個監區,關押囚犯2000余人,監獄管理方有400余人。

    “近年來,雁北監獄網上投訴較多,在全省監獄被投訴排名第二。”陳副書記介紹,監獄方多次就網上反映的諸多投訴進行核查,部分可能是獄警對監獄內部管理不滿,自行以囚犯或家屬之名發帖。

    對于賭博一事,陳副書記稱確有此事,確已處理,並上報給省監獄管理局,“案發後,我們監獄紀委主要對兩個監區的相關責任人和獄警展開調查,目前並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牌和錢就是獄警帶進去的。”

    陳表示,牌和錢可能是親屬會見時夾帶進去,或者與監獄有商業合作的外來人員帶入。當然也不排除個別獄警曾給囚犯私帶入獄,但這樣的獄警往往與囚犯關系很好,事發後囚犯甯願自己背著罪名也不會說出獄警,所以很難證實。

    對于有參賭人員要求退還所輸賭資一事,陳副書記表示,他個人認爲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查實的賭資應該上交國庫,而參賭人員應該另外再接受法律的制裁,“我怎麽會去答應囚犯把錢退還呢?”

    陳副書記表示,這次賭博事件發生後,監獄對囚犯和獄警都進行了專題教育,以杜絕類似事件發生。

    開盤:油價走低數據欠佳美股周四低開

    台灣當局“海巡署署長”李仲威(圖片來源:“中央社”)

    原標題:台當局“海巡署長”:6月之後一定還會在沖之鳥礁進行護漁

    【環球網報道記者徐亦超】 據台灣“中央社”5月25日報道,台灣當局“海巡署長”李仲威25日表示,當局護漁的決心絕對不變,護漁作業不會打折扣;另外,他也保證6月之後台灣當局在沖之鳥海域一定還會有海巡的護漁艦隊,到目前爲止護漁兵力都沒有變化。

    李仲威說,5月19日有多少護漁的兵力,到現在爲止兵力都沒有變化,也都仍然在沖之鳥海域執行護漁任務;他說,護漁艦隊一直在沖之鳥附近海域,巡護任務不是一個點,是一個機動的做巡護,因爲漁船分布也很廣,有狀況、必要就會進到200海裏內,假如說沒有必要的話,就在認爲比較有利的海域做巡護工作。

    李仲威25日上午到台灣“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報告並備詢。日前有日本媒體報道,日本外務省23日證實已接獲台灣方面的通知,將“撤回派往沖之鳥礁的護漁艦艇”。

    對此,李仲威強調,當局護漁決心是絕對不會變的,護漁作業也不會打折扣,大家很關心“海巡署”是不是把護漁兵力撤回來了?“我在這裏很鄭重、也很肯定的告訴社會大衆,護漁一直在持續執行”。

    媒體詢問,6月以後在沖之鳥海域還看得到海巡護漁艦隊嗎?李仲威肯定的說“對”,他也向台灣民衆和漁民朋友保證,最起碼一定會有足夠在那邊執法的兵力,因爲狀況隨時機動改變,“沒有先設限在什麽時候結束,完全是看狀況做適當調整”。

    至于沖之鳥是“島”還是礁,台灣當局行政院門則說會尊重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CLCS)的決定。李仲威表示,“海巡署”是執法單位,依照政策執行治安維護,所以他不是談判、協調負責的單位,這方面沒辦法答複。

    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24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說,沖之鳥礁是西太平洋上遠離日本本土的孤立岩礁。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該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其周圍12海裏以外海域是公海,各國依法享有捕魚自由等公海自由。2012年4月,聯合國大陸架界限委員會對日本外大陸架劃界案作出建議,未認可日本依據沖之鳥礁提出的非法主張。

    依據其自然地理狀況,沖之鳥礁高潮時露出水面的面積不足10平方米,有人形象地將它比作不過兩張床大小。日方以區區兩張床大小的岩礁,非法主張近70萬平方公裏的管轄海域,未免心太貪,胃口太大,這是對公海和國際海底區域的大面積侵蝕,是對國際社會整體利益的嚴重損害。日方口口聲聲稱遵守國際法,我們希望日方言行一致,真正知法守法。

    而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25日的國台辦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對台灣新當局對“沖之鳥”是“礁”是“島”的問題,不采取法律上任何特定立場,待聯合國裁定這一態度有何看法時就表示,外交部已經就沖之鳥礁問題表明過大陸方面的立場,台灣同胞是我們的骨肉兄弟,我們將一如既往地維護兩岸漁民在有關海域的合法權益。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05070829 網站標識碼4400000131
    主辦:南方新聞網 協辦: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承辦:南方新聞網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