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維碼

廣東省人民政府首頁  >  要聞動態  >  廣東要聞

  • 巴薩降半旗哀悼克魯伊夫 發文致哀傳奇教父
  • 來源: 南方日報網絡版     時間: 2019-09-15 03:38:58
    【字體:大 中 小】

    蒙自办张本科(毕业证)【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標題:魏則西之死,“典守者不得辭其責”

    請像監管網紅一樣管好醫療安全好麽?

    本來應該放松的五一假期,人們的心卻一直糾結著。先是4月30日一段海口市某村拆除違章建築現場的視頻裏,統一裝備的“虎贲勇士”們手持木棍毆打毫無反抗之力的婦孺,淒厲的哭聲還未散去,“魏則西之死”事件就再次引發了輿論如潮般的批評。21歲的大學生魏則西因爲身患罕見的滑膜肉瘤,帶著最後的希望通過百度搜索到“部隊三甲醫院”北京武警二院,不料這家醫院號稱可提供“生物免疫療法”的科室是由“莆田系”承包,其宣傳的各種治療效果充滿了欺騙性。而百度對他的大力推薦,則是基于已備受爭議的競價排名。花光籌借來的20萬元醫療費後,魏則西以對網帖《你認爲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麽?》的回應,留給世界一個絕望的答案。

    輿論對于這起事件的強烈反響,不僅是出于對一個年輕生命的惋惜,更像是壓垮脆弱神經的最後一根稻草。長期以來人們對于百度競價排名中不加審核的虛假信息,以及對以莆田系爲代表的民營醫療機構混亂的不滿,借此一股腦爆發出來了。人們紛紛追問,到底誰該爲魏則西的死、爲我們的醫療安全負責?

    《論語》中記載過孔子的一句名言:“虎兕出于柙,龜玉毀于椟中,是誰之過與?”孔子的弟子們沒能給出回答,但朱熹在《四書》批注中說“典守者不得辭其責”。回到這起事件中,輿論對于百度和莆田系施壓的同時,更應該反思的是監管部門在其中的失責。無論是百度競價排名中的虛假信息問題,還是公立醫院對外承包亂相,都已非偶發事件。後者被業內稱爲“公開的秘密”,而前者在營業模式不改的前提下,對競價排名的整改承諾更像是一種不得已的敷衍。對于這些長期存在、且不斷爆出問題的不合理現象,管理部門竟然一直缺位至今,直到發生魏則西之死,這不能不說監管部門“不得辭其責”。

    莆田系和百度之間的合作,本質上正是一出發生在互聯網上的虛假醫療廣告行爲。在最新的《廣告法》實施後,這種惡劣的現象仍在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上存在著,治理的空間可想而知。其實這種不負責任的醫療廣告造成的傷害,不僅限于騙取病人錢財,以及耽誤治療時間。另一個讓很多人擔心的現象是,莆田系在各種媒介的宣傳中,將人流墮胎手術誇張式地描述爲一件非常簡單的事。這對于生理衛生教育本來就缺乏、又處于性懵懂期的中國青少年所造成的誤導,不言而喻。據媒體2014年報道:中國每年人工流産至少1300萬,位居世界第一,其中不包括1000萬藥物流産和在民營醫院所做人流的數字,而墮胎者超半數是未婚青少年。這些後果不會像魏則西之死那樣引人注目,但對民族未來的傷害更大。比起身體健康,我們的有關部門似乎總是更擔憂青少年的精神健康與否。所以網紅稍有不雅的口頭禅,馬上就會有被下架之憂;武媚娘的衣服簡陋了點,所有電視觀衆的視線就只能擡高到鎖骨以上。反而對充斥于熒屏的人流、性病、婦科廣告長期以來不加管理。“開始了麽?已經結束了!”“今天做人流,明天就上班”,這種“墮胎就像吐口香糖一樣輕松”誤導,對青少年的傷害難道會比一句“我x”來得更凶?除此以外,莆田系中一些無良資本多年來在美容整形、男科、肝病、眼科、醫療器械等領域鋪天蓋地的虛假廣告,受害者又何止一個魏則西?監管部門爲何一直視而不見,這不禁讓人對背後的利益鏈條産生聯想。

    發展民營醫院,本來是我國醫療體制改革的必要之舉。但是醫療行爲本身具有特殊性,關乎到生命安全,不能指望民營醫院和互聯網公司的自我約束。監管的缺失和偏廢,帶來的必然是亂象叢生。正如很多網友評論所說的那樣:請像監管網紅一樣管好醫療安全好麽?如何將該管的管好,不該管的放下,這將是未來政府機構改革的核心課題。

    在五一小長假的最後一天,國家網信辦會同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衛計委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公司,對此事件及互聯網企業依法經營事項進行調查並依法處理。相信接下來對百度以及莆田系本身都會進行調查整改,魏則西事件也許能成爲中國治理虛假醫療廣告的裏程碑。這不禁讓人聯想起了孫志剛事件,用人命換取進步,該是多麽沉重的代價。古人曰:上醫治未病,下醫治已病。事後追責,永遠不能代替事前監管。

    (文/于永傑)

    解讀新聞熱點、呈現敏感事件、更多獨家分析,盡在鳳凰網微信(ID:ifeng-news),請掃描二維碼關注。

    “托舉哥”技術工人周沖當選廣東省青聯副主席

    原標題:何江背後是日漸突出的中國“海外力量”

    哈佛大學第365次畢業典禮演講首次迎來了一位中國學生代表,他就是何江。

    何江是哈佛大學生物系博士畢業生,1988年出生于湖南省長沙市甯鄉縣南田坪鄉的一戶農民家中,畢業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哈佛大學曾培育出8位美國總統、上百位諾貝爾獎得主。何江的故事聽起來像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夢”實現路徑,盡管在幾年前,他還在“寒門再難出貴子”的論調中掙紮。

    何江對“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說,未來自己將用4年時間在麻省理工讀博士後。如果到時候科研達到一定水平,會考慮回國工作。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專業碩士一年級學生吳俊東接受“深讀”(微信ID:shenduzhongguo)采訪時稱,哈佛中國學生不像大家印象中那樣,只會讀書不會交際。在海外,中國留學生的話語權比重越來越大,聲音越來越明顯。

    對話何江

    深讀:站上哈佛畢業演講舞台緊張嗎?

    何江:因爲演講當天有彩排,所以前一晚只睡了4個多小時,早上5點多就起了。其實上台前也特別緊張,開場兩句陳述後,看到台下有人在笑、有人點頭就覺得沒事了。准備了這麽久,還好沒出錯。前一晚媽媽還給我打電話,讓我不要緊張。其實家人比我還緊張。

    深讀:你是怎麽被選中做畢業典禮演講的?

    何江:這次申請畢業典禮演講,曆經3輪選拔才正式入選。第一輪申請的時候,首先要提交相關科研成果和演講稿件。我到哈佛後,很快進入科大師姐、美國麥克阿瑟基金會“天才獎”得主莊小威教授的實驗室,從事高分辨顯微鏡研究流感如何侵入人體等工作,並做出一些成績。

    進入到二輪評選後,研究生競爭者只剩下10人左右,當時有10位不同專業的教授坐在下面聽我演講,他們進行討論。這個通過後,我進入了第三輪評選,並成爲最後4名研究生競選者中的勝出者。

    深讀:怎麽確定“改變科技知識分布不均”這個主題的?

    何江:選擇科技知識分布不均衡也是因爲和同學聊天時的玩笑話,我們當時開玩笑想搞科研究竟是爲了什麽,怎麽讓更多的人受惠。我從這些日常的生活細節中得到靈感,就想講一下科技知識怎麽給大家帶來好處。

    哈佛是一個培養帶頭人的地方。畢業典禮其實更多是讓學生思考畢業之後使命在哪兒的一種儀式性的存在,也會思考哈佛這些年的教育對我們産生了什麽影響,這是一種社會責任感。

    我講科技知識不均衡,肯定是我基于理科生的一些思考。去講這麽宏大一個話題,不可能空洞地談,必須有一些自己的切身經曆在裏面,很多農村生活的回憶給了我靈感。

    深讀:農村背景對你的人生有什麽影響?

    何江:因爲從農村出來,你可用的資源可能要比其他地方少很多,靠自己的努力要多很多,但是我不認爲這能完全限制一個人。

    一個人通過努力,找到自己的潛力和興趣點,當你真正清楚自己以後能幹什麽,很多事便會變得信心滿滿或者說有備而來。抓住機會認清自己,下一步就會順利很多。

    深讀:從你在哈佛的經曆來看,東西方教育有何差別?

    何江:東西方差別在課堂上比較容易體現。中國的課堂,老師更多的是一個權威的存在,學生在下面被動聽的比較多。美國這邊就是鼓勵大家參與非常多,鼓勵你去嘗試,老師也不批評一些幼稚想法。這種差別其實從一開始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沖擊。

    深讀:你遇到的最大困難或瓶頸是什麽?

    何江:從鄉下到縣城讀高中,蹩腳的“農村英語”曾經讓我不自信,我就買英文版小說硬啃;到了哈佛,校園滿是“牛人”,整個頭一年都不自信,但第二年,我就報名當本科生輔導員,最後一年,搬入本科生宿舍,與一群本科生同吃同住。

    這期間,我做過許多被稱作“破冰”的嘗試。比如,一桌西方學生正吃飯熱聊,英語還不那麽“順溜兒”我也坐過去加入談話。受挫是經常的,但硬著頭皮不斷嘗試,漸漸的,結交了不少朋友,英文也越來越好。

    深讀:世界著名經濟史學家尼爾•弗格森曾建議你把自己的故事寫成一本書,你怎麽想?何江:他的意思是我的經曆走過了很多不同的階層,有農村的、城鎮的、城市的,再到國際的,濃縮了中國發展的腳步。

    深讀:畢業之後有什麽打算?

    何江:在麻省理工攻讀博士後,將學習四年。相比哈佛,我在麻省理工的工作已經更加偏向實際應用了。比如用組織工程的方法體外培養肝髒,然後用它模擬疾病,做一些癌症的早期檢測。我希望能做一些轉化,所以研究方向上轉到一些比較實用的科學上面,希望能更多的造福人類。

    深讀: 將來會回國工作嗎?

    何江:其實從2008年開始,越來越多的科研人員回國,但是這種回去很多時候還得看你的研究水平,如果你研究不順利的話,你可能還回不去。如果到時候我的生物研究到了一定水平,然後國內還有合適機會,肯定會考慮回國。

    吳俊東,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專業碩士一年級學生。之前,作爲中國人民大學畢業生的他曾在網上發起“99塊和我一起念哈佛!”衆籌,引起廣泛關注。他希望通過分享自己在哈佛的見聞和學習,來換取陌生人的資金支持。

    深讀:能講講中國留學生在哈佛的表現嗎?

    吳俊東:中國學生在哈佛的狀態我確實沒辦法代表別人,只能說自己的一些觀察。整體目前中國學生越來越多,表現也越來越好,中國同學之間也挺團結。

    在不同的學科領域,一些出色人群中,都能看到中國人的身影。

    哈佛中國學生確實也不是之前大家印象中那樣,只會讀書成績很好,最近很多新生做介紹,絕大多數人都有很有意思的經曆,比如支教或者有意思的旅行等。

    之前聽說過很多關于中國學生的傳聞,比如說中國學生在學校不太說話、或者並不是特別積極、只會學習不會交際等。但是到目前爲止,就我所見,這種事情並不是很多,很多中國學生做了很有意思的事,整體都在慢慢的改善。

    深讀:你和何江是怎麽認識的?

    吳俊東:我們共同參加一個“哈佛中國教育論壇”的活動。我當時就覺得這個師兄很樸實,因爲時間關系簡單聊了幾句。

    之後我受國內一個教育媒體委托前去采訪何江,才和師兄進行一次比較深入的交流。

    他人非常隨和、率真,跟我們聊天過程中也沒有架子。之後我們一起吃飯,他和我聊一些他的發明和理論研究。

    我給他發微信他總會第一時間回複,最讓我佩服的是他在喜歡的事情上這種執著的精神,他從高中開始對生物非常感興趣,之後大學到博士階段一直堅持在這個領域,我覺得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深讀:哈佛選中中國學生做畢業演講,你怎麽看?

    吳俊東:何江作爲“第一人”這件事,確實覺得很爲中國學生長志氣。但是其實在哈佛還有很多厲害的中國留學生,他們在各自的領域也都做出很多傑出的成就。只是可能並不是很容易獲得媒體的報道或者公衆的感知。何江作爲這樣一個代表,會讓大家慢慢意識到,在海外,中國留學生的話語權比重越來越大,聲音越來越明顯。

    深讀:有網友質疑“等了三百多年才有第一人”是否受到區別對待?

    吳俊東:這個問題沒有辦法一概而論,很多情況的産生可能取決于不同的學科,還有一些其他不同屬性。比如理工科相對來說,基本上競爭就比較公平。因爲大家語言上的障礙比較少。但像人文學科可能有一些語言上障礙。畢竟英語不是我們的母語,中國學生在競爭時可能有些劣勢。

    亞裔學生確實有時候沒有辦法特別融入環境,但是哈佛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學校,現在這種情況也在逐漸好轉,越來越多的亞裔學生參與的積極性在提高。

    深讀:你覺得何江被選中的原因是什麽?

    吳俊東:假如我是評審,我選他的原因很可能包括,他確實在生物領域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研究。他這個人在很多方面都很優秀。

    此外,哈佛特別注重多元化,大家可以看到今年的畢業典禮演講有何江這樣的亞裔學生,也有非洲的學生代表。哈佛的整個人文情懷和社會情懷,決定了它在選擇上會比較注重這種有特殊人生經曆的學生。

    深讀:何江有什麽讓你印象深刻的地方?

    吳俊東:對他印象比較深的就是他隨時都在笑。這種樂觀的心態,應該對他有很大的幫助。在爲人處事當中他也很隨和,之前采訪的時候,他一見扛著厚重機器的攝影師就非常關心,我覺得他的爲人處世有種天生的隨和感。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05070829 網站標識碼4400000131
    主辦:南方新聞網 協辦: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 承辦:南方新聞網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覽器